另眼看三亚:一个三亚年轻人的情绪和压力

以下是一个普通三亚市民苏京京的几段文字,我想在社会发展的浪潮中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,在不知不觉中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将被影响着,有些东西是值得我们思考的。原文如下:

我生长于三亚,现在武汉读研究生。这个年在三亚过得一点都不舒服:我曾经熟悉的那个蓝天白云、轻松安逸的三亚城早已不见踪影,今日三亚,让我很明显感到的,是一种情绪和压力。

我和朋友五个人在露天大排档吃了一顿海鲜,花去1880元。而就在几年前,同样的一顿餐,最多需要300元。亲戚聚会,家族里大伯、小叔因为当年没有读大学,继承了奶奶的土地,现在土地被征用,他们得到一大笔补偿款,都住上了小洋楼;哥哥、姐姐虽然高中毕业、工作不稳定,如今却都买了小车。而我依然在读书,前途未卜。

春节期间网上热炒三亚“宰客”事件,一时间似乎所有矛头都指向了这座城市和这里的人,我感到有些难过,因为三亚人的境遇,并不比那些被宰的游客好多少。这两年,因为顶着“国际旅游岛”的名号,三亚发展很快,基础设施得以大幅提升,但三亚人非但没有因此幸福起来,烦恼和压力却呈几何级上升:

三亚人正从市中心被挤到郊区,市中心、沿海的房子基本被外地人购走,三亚人的经济实力根本无以承担被炒高的房价。三亚靠海,海产品按理说应该便宜,但过年前鱿鱼卖到60多元一斤,马鲛鱼高达150元一斤,就连椰子的价格,也从我刚上大学时候的1.5元一只涨到如今的8元一只。这样的物价水平已远超一般居民月均工资一两千元的收入水平。游客被宰,但他们也只是偶尔来三亚,三亚人却每天都得为被旅游经济推高的生活成本买单。

三亚本身还有更多值得关注和警惕的。

海南基础条件薄弱,属于“老少边穷”地区,长久以来有一种求稳、安于现状的文化惯性,这里的居民怕冒险、不愿主动求变,因之,在旅游经济竞争中并未占得先机,酒店、餐饮、出租车等高回报产业纷纷被岛外资本抢滩,三亚人未能充分享受到服务业发展带来的就业红利。

海南话讲起来仿若绵绵细雨,低沉而有味道,但如今,在三亚的大街小巷,都充斥着各种喧哗,一些人的言行举止在我看来蛮横而嚣张。我的一位“211”重点大学毕业的朋友,回到三亚后很长时间内都找不到工作,因为三亚企业稀少,当地人就业出路一般就“两员”,即公务员和服务员,也就是说,除了做公务员、银行职员与教师等工作外,就只能从事与旅游相关的服务行业,但前者名额有限,后者又遭人把持且极不规范。

除了这些现实问题外,三亚的年轻人以及三亚整座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正日益成为一个问题。海南的整体教育水平偏低,像我这种读到研究生的,俨然成了另类,在祖父辈看来,哥哥姐姐们的洋楼和小车,才是实实在在的。旅游经济浪潮中,大量土地被征用,原住民纷纷依靠土地发家,但并未被提供很好的创业和再就业机会,社会保障制度也不完善,这就造成了年轻人成天开着车在村子里转悠,一天天地沦为“穷二代”。

习惯过一种单一、稳定的生活,不会想着通过各式各样的渠道去发家致富,这种慵懒、安逸、无求的文化,加上缺乏及时引导和鼓励,使三亚人在海岛经济中迷失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外来刺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它好比扎在这座城市身上的一支清醒剂,让人们去想:以后该怎么办?

以上是转载的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