逝去的青春年华,11度青春眼里的《老男孩》

  王菲演唱会那天,怕堵车,选择坐地铁一号线去五棵松。挤了四趟,我都没有挤上去。想起一个段子: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,而是我们等同一趟地铁,你上去了,我却没有挤上去。”我很少坐一号线,所以避免了每日在夹缝中生存的尴尬。可是大多数人,每天都要在昏昏欲睡的时候在这样的逼仄中一站一个多小时。

  一趟一号线能装下的人,是千千万万北漂族的几分之一?他们被挤在人群里不能动弹,看不到自己疲惫又麻木的表情。

  星期五晚上加班到很晚,然后和花裤去Hee家里喝酒抽烟看电视聊天。那时我还有未完成的工作,坐在地上抱着笔记本等着谁给我传文件,焦急烦躁。看豆瓣上有人推荐《老男孩》,我就吵着让他们陪我一起看。他们兴趣索然,但拗不过我,和我一起看完。
  最后,我伸了个懒腰,点了根烟,很专心的开始吃一袋牛肉干,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。这一切小动作,都是为了掩盖我呼之欲出的眼泪。最后一行字幕,花裤摸了摸我的头,说,不错,可是你不懂,我懂。
  不管懂不懂吧。就算作为香港人的Hee不懂为什么男主角会捡起一块板砖去打架, 不懂海魂衫和橘子汽水,不懂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小芳举着一把雨伞连同她脸上的酒窝,渐行渐远,他也一定会懂得,梦想这个东西,是多么弥足珍贵。
  
  上次和明总打电话的时候我说,你要相信,梦想都会一一实现。
  “青春这个东西太容易附在一首歌,一部电影,一个遥不可及偶像,一个不管微笑还是发怒都会露出小酒窝的叫做小芳小丽的女孩身上。”
  所以我对明总说,我终于在红馆看到EASON,在北京看到了王菲,我去过了西藏游历了江南看过了各地的海,我能够因为工作机缘见到各种成功人士和明星脸,拥有几样女生都爱的奢侈品,谈一场恋爱可以精致得如同影片。我沾沾自喜的说梦想可以实现,可梦想真的是这些吗?是不是只有用“梦想不分高低贵贱”才能给自己安慰?
  昨晚和蚊子在南锣鼓喝咖啡聊天。我突然想给秦打个电话,就拨过去乱七八糟说了一堆。最后他发短信来说,少喝点酒。这就是他对我印象和了解,我一定是喝醉了,其实没有。
  秦是我高中时喜欢过的语文老师,他和张楚有关,而张楚和我的青春,我的梦想有关。他曾经在我的周记本里不发一言夹的那本《野草》,周记后洋洋洒洒的评语,还有晚自习我和他站在讲台上一起完成的拼图游戏……回忆根本不可名状,特别是这种没有定义在常人看来不值得纪念的东西。
  如今当我羞愧于面对自己的许诺时,才发现过去的这几年,他们好似与我再也无关。张楚在北京开演唱会的那晚,我为了去香港买ipad,正在飞机上熟睡。终于只会在失意的时候,才会想起改个签名:这个冬天雪还不下,姐姐,我要回家。
  我曾经信誓旦旦,觉得只要爱,就不惧怕现实和时间。就像校内上那些越来越陌生的名字,过着在我看来越来越陌生的生活,大家互相羡慕嫉妒恨,或者无视和嫌弃,再也不会有交集。
  那晚花裤看完《老男孩》的时候,自言自语说,我小学同学们,他们现在在哪里呢。
  我也想问,在每个人的青春里走过的人,最后到底是走去哪里,走去了多远,才可以像现在这样,再也认不出也不愿意认出,即使面对面。
  
  二十多岁,已经不太好意思谈及什么白衣飘飘青春无悔。在这个年代,这个时间,有了把恋爱谈得风生水起的条件。看场电影就像吃个饭那么随便,办张千元的会员卡,把这个档期的所有影片看完,才发现我们少了因感动而沉默着携手的时间。牵手旅行不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订个机票随时出发,准备了一切,唯独准备不了雀跃的憧憬。吃一顿五星的晚餐,我们面对面坐下,服务生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为我们倒红酒,精致的刀叉无言,我们是不是只有无语凝咽。
  我们马不停蹄的想要长大,想要有更好的生活,用尽最大努力去爱看似最好的人,并为了他变成更好的自己,就是为了忘记什么是真正的爱情?
  我曾经的男朋友,在高二情人节,送了我一大束玫瑰花,我把那束玫瑰拍下来,拼命给它换水,希望它永远不要凋谢。他拿着那束玫瑰说要带我去吃牛排,我使劲摇头,因为我知道对于那时候的他,玫瑰已经很贵。
  在我终于学会在爱情里如何幸存,如何微笑着全身而退,如何和那些人保持安全距离不让自己受伤害时,我却可以在现在,不再问得失的想他。就像在曾经真正青春的那几年,我那么不问得失的去爱,不顾一切,并在那样一段无果的爱情中,时时刻刻都想到未来。
  曾经梦想着要嫁给他的男孩儿,偶尔想念,想过以后,我们依旧把对方拖进黑名单,再也不见。然后我收到其他人的礼物,巴黎的朱古力,拉斯维加斯的杯,或是某款不菲的香水,无关痛痒地说声谢谢。
  
  北京越来越冷,在节奏越来越快的生活中,苦涩掷地有声,往事统统安详。
  志在北漂,我们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秀苦楚秀幸福,报喜不报忧。出门在外,深夜归家,没有人会给你留下饭菜和汤。偶尔拾得的好总归不牢固,总有期限。
  我们常常坐在昏暗的环境里看不清对方的脸,兀自的一杯接着一杯,常常把寂寞这种养尊处优的情绪拿出来念,一个人却也能吃香喝辣,打趣的说又是一年光棍节。
  但更多的是,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活在手机上显示的几十条to do和deadline中,青春消逝在一日两杯的速溶咖啡里。还未学会如何与人合作,每完成一次工作,遭遇到的质疑和不信任都无法想像,放弃的念头只能是一瞬,最后还是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。不仅不能抱怨,还要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感激涕零。当这些质疑无法回避,就只能被迫的迅速成长。
  不管电脑桌面上满布的文档多么杂乱无章,和过去的自己挥手,只需要一眨眼的时间。
  现在我把这个影片又打开,听它的片尾曲。时间那么紧迫,什么都可以由浓转淡,我下定决心偷得一点闲,在这个文档里回望一下青春岁月。但与此同时,我还在校对未完成的书稿,面对MSN上的质疑,揪着心叹一口气。
  
  《老男孩》里,他们最后的那一曲感动了所有人,但最后,他们仍然止步于五十强。
  –这才是真正的世界…
  
 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,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。
 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,羡慕南飞的燕。
 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,如果有明天,祝福你,亲爱的。
  
  在最后我想再次不厌其烦的引用杜拉斯的句子:
  爱之于我,不是一蔬一饭,不是肌肤之亲,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。

=================我是我聊的分割线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北漂与南飞是等同的概念,都是一群为了理想抱负燃烧青春的我们。小东北有幸不经意之间看过《老男孩》,当时确实触动了不经意的心弦,有些想法思绪但却无从表达。那些尘封已久的故事,或气愤,或委屈,或矜持,或亢奋,或窃喜,或失控,或羞涩不语,或黯然神伤,现在看来,都是那么的亲切和真实。又是无意看到了11度青春的感怀,再次引起内心触动。青春这个东西太容易附在一首歌,一部电影,一个遥不可及偶像,一个不管微笑还是发怒都会露出小酒窝的叫做小芳小丽的女孩身上。今天上海飘着两年来的第一场雪,雪的不干脆、但又可以赶到南方雪难得的浓烈。更新了一条签名“难冷,一雪能耐多少往事”。觉得有些矫情,之后改成“难冷,一雪能染多少温情”。其实这下的不是雪,是看雪人的心情。南方的雪寄托了北方儿郎的思乡之情?憧憬儿时有雪的欢乐?漫天飞舞的飘雪再现了情侣间的温情?下雪天时有多少个不知的动人故事?

  忽然间注视到积蓄已久的雪都以消融,难道这神马真的是浮云么。忽然睁开几近朦胧的双眼,想到在家里睡觉,不管何时醒来都是一种踏实、实实在在的存在;在学校时候睡觉醒来,感觉还是纯真的自己,一切事物仍然可以感知;在南飞的城市上海,偶然醒来、触手可及的是一种飘渺,远目眺望有种莫名的虚幻。精神上的感觉,宇内无穷万顷茫然、人物何等渺小。

  二十五六岁的我们还有青春么?当我QQ空间改成《诗酒趁年华》时,我意识到逝去青春不再有么?风一样的飘逸、雨一样的洒脱、真的能追赶似水流年吗?在最后我想还应该引用杜拉斯这句子结尾: 爱之于我,不是一蔬一饭,不是肌肤之亲,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。

发表评论